圈外用戶

无聊的人

【蔺靖】哎呀,投歪了。

穆穆不惊左右:

私设很多,年龄有bug.




01


 


神仙历劫,也是要讲究规矩的。


命里无情的投到人间去经历一番求不得的爱恨情仇,命里富贵者要去过一段清贫寡淡的苦难日子,聪明绝顶的活一世愚笨鲁莽,方能体验俗世百态,然后超脱其中,以求内外明澈。


近百年来,仙友们日常闲磕牙的主要对象就是天帝家老七,和琅琊山老阁主的那位独子。


天帝有七个儿子,按照龙生九子的道理,有沉迷权谋者,有宽仁忠厚者,但这第七个儿子,广大仙友对他的印象基本维持在“好看”这一肤浅但又格外真诚的层面上。


也不能怪诸位仙家肤浅。


萧景琰平日里少有露面的机会,偶尔露面也根本不会开口,将沉默进行到底。


于是,诸仙家也只能记住一个好看。


近年来关于这位传闻中的七皇子,倒是有了新的八卦。


——萧景琰,千百年来如一日,有事没事都喜欢去琅琊山上转一转。


 


据说是萧景琰小时候被送到琅琊山上修习过一阵,究竟学了什么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真的,盯上人家少阁主了


可须知琅琊山上出的散仙都是出了名的清心寡欲,外面打得天翻地覆,人家还照旧在山上日出日落养鸽子。


大抵也因此子嗣稀薄,轮到现在只剩蔺晨独一个的少阁主。




如是过了许多年,萧景琰该要下去历劫了。


历劫可是件有趣的事情。


有多少神仙就是这么一去不回,和人间的小姑娘爱得死去活来,大概人间还是极具吸引力的。


静妃娘娘曾经找司命的仙君聊过,七套八套,套出了自家傻儿子历劫时的命格。


还是个皇子。


只是在天上的萧景琰这皇子做得太舒服,爹疼着娘宠着,此番的皇子体验券须得值回票价,该有的阋墙夺嫡一样不少,血雨腥风明争暗斗。


你看看,静妃娘娘,可还满意?


静妃娘娘尴尬地笑一笑。


司命仙君又翻开一页,白眉毛抖擞抖擞满是得意:“娘娘请看,我听说七皇子平日里寡言,对着琅琊山上那位倒是颇为上心。”


“……”


娘娘只能继续笑,搞不懂这糟老头子从哪听来的八卦。


“啧,这次老头子我给安排的,绝对不搞男男女女小情小爱,一门心思当皇上!”


 


02


 


萧景琰就这么下去了。


 


按照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道理,梁国的小皇子一岁的时候,天上也才过了一天。


蔺晨觉得自己该是不在意的,在琅琊山上不动如山坐了半天。


到了后半天,没忍住,跑下去看了一眼。


此时的小皇子已经会爬会走,趴在巨大的床榻上,追着宫女手里的拨浪鼓,乐呵呵地跟着爬。


以前在天上的萧景琰,纵然是心里怀有万千旖旎心思,人家到底是个持重的亲王,外有皇家天威,内有自身风骨,由始至终也没真跟蔺晨敞开来说几句明白话。


但是萧景琰又是个认死理的脾气,相信精诚所至那一套,三天两头往琅琊山跑,打算用自己那张零度以下的脸暖化蔺晨这颗零度以下的石头。


蔺晨看着小皇子在床上咧着嘴爬来爬去,袖子一甩,回去了。


 


第二天,蔺晨没忍住,趁他爹不注意又下去了。


小皇子会说几句话了。


在御花园里追着宫女的裙角跑,一脚绊在台阶上,撅着屁股栽了下去。萧景琰自己爬起来,怔了几秒,瘪着嘴有些想哭的样子。


蔺晨可没见过这样的萧景琰,往日里仙气缭绕的七皇子如今五官都小了一号,压扁了揉圆了,可爱得像个玩具。千百年来冷清到波澜不惊的蔺阁主突然有了把要哭的小朋友抱起来哄一哄的欲望。


可他还没来得及化形,跑在前面的宫女已经撩着裙摆跑了回来,抱起萧景琰拍着背哄。


“哎呦呦好了好了,腿短你就跑慢些!”


 


第三天,蔺晨憋了良久,从早上捧着本书全神贯注坐到下午,一页也没翻过去。


太阳落山的时候,又下去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天上到了晚上,人间也就是冬天。


金陵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小皇子裹得圆滚滚,撒了欢地在雪地里跑来跑去。今天他身边没人,一个人蹲在地上全神贯注团雪球。


蔺晨晃在半空中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现了形落在地上,打算逗小朋友玩玩。


毕竟他如今这模样,蔺晨瞧着觉得稀奇。


一时半刻之后,萧景琰已经乖乖坐在蔺晨怀里,一只手攥着蔺晨的手指,一口一个哥哥,这哥哥可是真神奇呀,花园里那树梅花许多年都不开的,蔺晨一挥手,就是寒梅骤放。


萧景琰觉得很是好玩,攥着人家的手指想再要变出一串糖葫芦。


他那时候觉得蔺晨的胸口靠着格外舒服,想来是还不懂一个人的身材与一个人胸口宽厚程度有什么关系。


那天小宫女来找萧景琰的时候,蔺晨抽身要走。


萧景琰一骨碌爬起来,拽着他的衣角,问他明天还来这玩吗。


当然不能,蔺晨回天上,一盏茶的功夫萧景琰恐怕都能蹿高不少,更何况小孩子的记性,说不定睡一觉醒来就会忘掉。


蔺晨转回身来,摸摸萧景琰的头:“你想我来吗?”


这动作本来该是很温柔,奈何小皇子实在是太矮,蔺阁主想要稳住挺拔的身形,这一摸摸得十分别扭。


萧景琰点头,以为他这意思是答应了,拽着蔺晨的衣角想拉他去自己的寝宫。


蔺晨再摸小朋友一下,“明日不行,日后一定来。”


萧景琰将信将疑:“一言既出。”


他还没太记住这个熟语,掰着手指头数了数。


蔺晨道:“别数了,驷马难追。”


“哦,驷马难追,”萧景琰看他:“你一定要来。”


“我当然会来。”


蔺晨往前走了两步,萧景琰又追上去:“你要留个东西,叫——”


“信物?”


“对!”


萧景琰这天揣了个金麒麟回去,藏在枕头底下,睡觉也要惦记着。


蔺晨也问他要了一个,可萧景琰身上什么也没有。衣服里藏了下午娘娘给的点心,蔺晨不要。


于是蔺晨抱着他,让他在那树梅花上折了一枝开得最好的,送给蔺晨当信物。


 


03


 


仙界诸位妖友今日晨起听到消息,说琅琊山上那位也下去了。


还是投在琅琊山,还是少主人。


按照仙友们投胎的历史传统,这种当神仙时候冷冷清清的,估计下去都是痴情界的个中翘楚,天上欠的风流债,下去一桩桩一件件都要还干净。


而风流故事一向是诸仙家闲磕牙时候的挚爱。


 


宫中的七皇子每日盘算那位会耍把戏的哥哥走了几日的时候,琅琊山上新添了一位小公子。


萧景琰开始跟着太傅摇头晃脑之乎者也,蔺晨追着侍女满山跑。


老阁主那叫一个愁,搞不懂这小子怎么打娘胎里出来就会喊美人的。


萧景琰跟着骑射师父学了十成功夫,蔺晨在他爹的药房里睡得东倒西歪。


萧景琰受封靖王,蔺晨已经会捏着人手掌算命忽悠人。


美人,来卦姻缘吗?


 


04


 


神仙的日子过得其实很不容易,盘古辟地蛮荒以来,不老不死,纵然有什么天大的新奇事,见惯了也就不过如此。


如今碰到萧景琰和蔺晨这么一出,一个个看戏都看得十分认真。


隔三差五就有闲来无事的仙友踩一朵云下去看看,看看那两位怎么样了。


 


头几年,两个人相安无事,一个在金陵城里做沉默的七皇子,一个在琅琊山上天高云阔乐得自在。


再往后几年,两个人就遇见了。


遇见的桥段丝毫不浪漫,无非是靖王需要谋士,而蔺晨尽晓江湖事。


无论是武林盟主九房姨太的初恋往事,还是乾坤不定风云骤变的未卜前路,他都能说上两句,说得还颇为靠谱。


靖王殿下起初很是尊敬他。


后来据天上下去听墙角的小仙回来说,蔺晨总要喊人家两声美人,而萧景琰天上地下始终如一,不负众望的不善言辞,三两句就被蔺晨套住话头,噎得一句也说不出。


如今这故事该反过来讲,天上是七皇子有事没事往琅琊山上跑,下面是蔺晨有事没事往金陵城里溜达。


身后一堆烂情债,阁主本人倒是一颗红心向靖王。


奈何如今的靖王殿下今非昔比,冷着一张脸,花言巧语一概刀枪不入。


 


05


 


萧景琰曾经无数次欲言又止。


终于有一日问蔺晨:“蔺先生,可有兄长?”


蔺晨摇摇头,单手拄着头,歪在桌上看靖王:“就我一个。”


“本王倒是觉得,”萧景琰低头看看自己手指:“蔺先生有些眼熟。”


蔺晨听了,哈哈笑出声,又扯出什么前世今生因缘有定之类的鬼话。


殿下你看我眼熟,说不定我们上辈子见过的,是不是天注定?是不是缘分?


萧景琰不再说话,这一番墙角就听得很没有意思。


过了半天,萧景琰从袖子里掏出一枚小东西,金晃晃的,一个小麒麟。


“你见过吗?”


蔺晨摇摇头:“殿下喜欢这个?改日让琅琊山打上百八十个的送过来。”


萧景琰还想再说点什么,最后也只是把金麒麟重新放进袖筒,埋头看卷宗。


 


萧景琰是真的觉得蔺晨眼熟。


他想不起来了。


他记得宫中有一树梅花,从来是不开的。可他总记得那树花是开过的。


一定开过的。


 


05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这话放在神仙身上很合适。


人一生的故事在他们这里无非都是弹指一挥间,没什么了不起。


某日大家再聊起天来,方又想起天帝家小七和琅琊山少阁主还没有回来。


哎呦,下去多久啦?


三十天是要有的了。


我听说最近,天帝家老七已经是皇上了。


哎呀!那老七很出息呀!


 


底下的萧景琰一朝龙登九五,蔺晨也该回他的琅琊山上去了。


他要走的那天下了一场颇大的雪,纷纷扬扬盖过宫阙楼宇,举目之处都是一晃眼的白。


萧景琰知道他要走,倒也没说什么。


他看奏本,蔺晨歪在他身边,偶尔说几句,萧景琰就默默地改了。


萧景琰的笔尖在纸上晕了一大圈墨,终于抬头指着窗外的一株梅树,问蔺晨:“这棵树,先生见过吗?”


“殿下不说送送我,还在这看树?”蔺晨跟着瞟一眼:“这光秃秃的有什么看头。”


“它原本——”


“这世上比这稀罕的树多了去了,殿下就惦记这么一棵,不如砍了烧火。”


“真没见过?”


“没见过。”蔺晨重新低头,剥桌上鎏金盘子里的榛子。


萧景琰一个人杵在窗前,看了半天,枝丫果然是光秃秃的,鸽子也不会落窝。


蔺晨在他身后吭哧吭哧剥出一盘果仁。


萧景琰突然开口:“先生的生辰是多少?”


他总觉得蔺晨这张脸很眼熟,太眼熟了,可是他问过宫里许多人,谁都没有见过蔺晨。


更何况蔺晨是比自己小的。


蔺晨不明所以,说了一遍自己的生辰。


年份明明白白,果然不是他。


 


蔺晨走的时候,还是笑呵呵的,“殿下不留了?”


“先生慢走。””


于是蔺先生走了。


萧景琰连城门口都没送出去。


然后一个人攥着金麒麟,在城楼上站了大半宿。


 


06


 


众仙家再看到萧景琰,也就是不久之后的事情。


天帝家小老七在人家当了一圈皇帝,回来了,出息呀。


 


当然,底下的事萧景琰是都不记得了。


从袖筒里摸出一个金麒麟,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不过这些都不算重要。


回来的第一件事,还是要往琅琊山跑。


琅琊山依旧是终年的云雾缭绕,小仙童在山门口打瞌睡,见到萧景琰,赶紧爬起来。


“阁主不在。”


“去哪了?”


“下去了。”


萧景琰低头看看脚下的山路:“钻山里了?”


“不是,下凡历劫去了。”


萧景琰算了算,搞不明白蔺晨这历的是哪门子的劫,据他下次历劫应该还有千八百年的快活日子才对。


萧景琰看见他们院子里栽了一树梅花,开得特别好。


小仙童很有眼色,推开院门给萧景琰看。


“我们阁主下去之前带回来的,养得好吧,可会养啦!”


 


07


 


这故事是诸位仙友都喜欢给自家小仙子讲的故事。


听完了,小仙子就会问,然后呢?


仙友们捋着胡子,神秘不语。


故事要结束在一个让人问出“然后呢”的地方,就是个还算不错的故事了。


然后小仙子们嘀嘀咕咕片刻,就会轰然散开。


嘁,我们都知道!


他们当然知道,现在蔺晨和萧景琰两个人都快活得不得了。


 


蔺阁主回来了,马不停蹄跑去敲了靖王府的门。


他来问萧景琰要金麒麟。


你给我折下来的那枝,现在长成梅树了。


听说你已经看过了,还满意吗?


美人要是觉得不喜欢,过一阵栽成梅林还给你。




08




又过了许多年,该是蔺晨历劫了。


萧景琰面无表情捏了捏蔺晨的指尖:“我陪你。”


蔺晨熟练地剥榛子,“他们说我最近日子过得太清闲,要下去过过苦日子。”


萧景琰依旧面无表情,十分坚定:“也陪你。”


“我先下去,你别急啊,不行就不要来了。”


“不多久我就回来。”


萧景琰乖乖等了几天。


看着投了少爷身的蔺先生,姐姐对他好极了,每天好吃好喝十分痛快。


于是跟着下去了。


 


哎呀,投歪了。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热度(1621)
© 圈外用戶 | Powered by LOFTER